欢迎访问石家庄党史网——中共石家庄市委党史研究室官方网站

三五九旅上、下细腰涧前后夹击之战

时间:2021-07-30 18:14:16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

  1939年5月,侵华日军纠集5000余人,向五台东北之台怀镇地区“扫荡”,企图歼灭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机关和在这一带休整的一二〇师三五九旅。在旅长王震的指挥下,三五九旅彻底打破了敌人的“围攻”,消灭敌人1000余人,取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七一七团巧妙摆脱敌人重围

  1939年春,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奉命到五台山区的田家庄一带休整。5月10日,三五九旅旅部发来电报:七一七团正在神堂堡附近和日军激战,命令七一八团火速前往救援。团长陈宗尧立即带队出发。

  七一七团是5月9日遭遇敌人的。当天,团长刘转连和政委晏福生接到通信排长黄念怀报告,七一七团侦察连的前哨排已经与“扫荡”台怀地区的大股日军展开战斗。刘转连当即命令部队迅速向台怀镇出发,并将情况报告三五九旅旅部和八路军晋察冀军区。

  台怀镇位于五台山的群峰之中。从豆村到台怀,有一条陡峭的山间小道。七一七团沿着小道快速行进,不久就赶到了金岗岭。正当他们准备利用有利地形给敌人迎头痛击时,突然接到旅部的电报说:集结在繁峙据点的日军已经向他们背后偷袭过来,并已对七一七团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命令七一七团迅速向晋察冀军区所在地龙泉关靠拢。

  龙泉关在金岗岭的东边,距金岗岭50多公里。本来在金岗岭有条大道顺着山沟直下石嘴村,但考虑走大道容易受到从五台县城、耿镇出来的日军的侧击,七一七团便决定从一条山道翻越大岭插向龙泉关。11日上午9点多钟,七一七团走到铜钱沟时,一股日军忽然从侧面直插过来,向他们炮火轰击。走在前面的三营前卫连迅速用手榴弹打开一条通道,冲出了被炮火封锁的山沟。但是,他们刚刚突出去,缺口很快又被敌人封锁了。七一七团主力被阻止在铜钱沟内。危急关头,团长刘转连从群众口中得知东北面还有一条通向三五九旅旅部驻地繁峙县神堂堡的小道可以避开敌人,就决定将团供给处的运输辎重连改为前卫,顺着群众指点的小道迅速向神堂堡转移。然而,就在七一七团向神堂堡转移时,另一股日军正顺着山沟向他们迎面扑来,他们只好又退回到铜钱沟。

  敌人见七一七团又退回到铜钱沟,立即出动飞机、架起山炮向他们发起猛烈攻击。刘转连见状,首先命令三营七连用一阵手榴弹打乱了敌人前卫部队的部署,然后指挥各营迅速抢夺了两侧的高地向敌人发起猛烈的反击。经过一番激烈战斗,七一七团打退了敌军,在群众的带领下沿着另一条小道登上了海拔3000多米的五台山顶峰北台岭,摆脱了险境。

  11日中午,日军在台怀镇一无所获,只得撤回原据点。然而,由繁峙县大营镇出动的日军宫崎大队800余人走到台怀镇以北的土川里、盘道村时,发现自己孤军深入、已经陷入了后援断绝的不利境地,便连忙撤退,企图从原路北返。当他们刚刚走到青羊口时,就与驰援而来的七一八团前卫部队三营十一连迎头相遇,一场战斗瞬间打响。

  七一八团火线救援

  七一八团与日军宫崎大队接触后,陈宗尧为贯彻王震的指示,立即命令三营坚决把敌阻击下来,不让他们逃走。

  日军宫崎大队退路被阻,便架起大炮向七一八团阵地猛烈轰击。陈宗尧在指挥所里看到敌人一副拼命的架势,立即把预备队全部顶上去,绝对不能让敌人逃脱。

  三营营长刘三元接到陈宗尧的命令,随即率领全员投入战斗。敌人几次冲锋未果,便呼叫飞机支援。在敌人的山炮、飞机轮番轰炸下,三营阵地上燃起了大火。但七一八团指战员毫不退缩,凭着勇敢顽强的战斗意志和敌人缠斗。

  日军感觉进展困难,便用瓦斯催泪弹开路,妄图趁机溜走,但仍然被阻。天黑后,日军不敢再做任何举动。陈宗尧命令三营严密监视敌人的动静,并及时报告其动向。

  12日晚,王震从晋察冀军区赶到七一八团指挥所。陈宗尧认为:敌人已改向西北方向前进。估计他们会经上、下细腰涧以南的楼房底向大营镇逃遁。由于上、下细腰涧全是悬崖峭壁和高低起伏不平的山峦、树木茂盛,敌人的飞机大炮难以派上用场。三五九旅应该立即驱赶日军进入上、下细腰涧,然后设伏一举将其歼灭。王震立即表示同意,当即命令七一八团和教导营预伏在口泉村和青羊口以南且灵活性很强的骑兵大队与敌人周旋,把这股日军渐渐迫入上、下细腰涧。

  13日深夜,“一路咬住敌人没放”的三营送来消息:敌人已经走到上、下细腰涧,正在大山南面宿营休息。王震当即命令七一八团和教导营连夜进发,从上、下细腰涧南面向敌人发起攻击;同时,请晋察冀军区第二军分区派出部队钳制五台、豆村方向的日军。

  对敌人前后夹击

  14日拂晓,七一八团三营再一次追上了敌人,向日军据守的高地发起正面强攻。敌人拼死抵抗,想守住制高点。战斗激烈时,陈宗尧赶到三营指挥所,命令三营集中重武器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突击队向山顶突进。突击队进到敌阵地前二三米后,以手榴弹开路,在敌军阵地上杀开一条通道,突进敌军阵地,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战,终于夺下制高点。接着,三营在山顶架起轻、重机枪,对敌一阵扫射,将敌人死死地压制在山沟里。

  陈宗尧见状,随即命令七一八团全线出击,一路追着敌人猛打。在七一八团指战员的英勇打击下,敌人不支,一路向北逃窜。然而,敌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逃跑道路已经被七一七团完全堵住。

  原来,七一七团成功突围到北台岭的一个抗日工作区休息了一天后,于5月13日晚进到上、下细腰涧大山的北面宿营。刘转连带着警卫连正好与敌人隔着一道山梁休息。14日拂晓,他们正准备出发,先头部队在村口看见山梁上有一队日军正在集合,便连忙跑来报告了刘转连。刘转连此时身边虽然只有一个警卫连,但他们是全团装备最好的连队,仅机枪就有十几挺,打敌人个突然袭击是没问题的。于是,刘转连当即带着警卫连迅速冲上山梁左边的山头,向集结在山腰的敌人猛烈射击。敌人遭到我军机枪的突然扫射,阵脚大乱,慌作一团。一些受惊的军马,驮着炮架、机枪和弹药,四处乱窜,有的还跑到八路军的阵地来了。刘转连从抓获过来的日军翻译口中知道了敌人的情况,立即写信给王震,向他报告了七一七团的位置和战斗情况。

  王震接信大悦,迅速给刘转连回信说,自己正和七一八团等部从敌人的后面包抄上来,七一七团要坚决堵住敌人的退路;同时命令陈宗尧率七一八团全力压上,务必全歼敌人。

  刘转连看到王震的回信,得知他带着七一八团和教导营已经从敌人的后面包抄上来了,当即带领部队堵住敌人的去路。

  酣畅淋漓的胜利

  当天深夜,当日军刚刚向七一七团发起猛烈的冲锋时,在敌人后面,突然传来了清晰的枪炮声。这是王震亲自带着七一八团和教导营,从敌人的侧后包抄过来了。顿时,七一七团指战员一阵欢呼。

  不多时,王震来到七一七团的指挥所,指示“要在右侧的山隘口做些工事,多准备些手榴弹,坚决堵住日军的退路”。

  见七一八团的指战员们发起冲锋,七一七团也如法炮制。当夜12时许,王震发出了总攻的命令。三五九旅的指战员从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杀向敌群。

  5月15日上午,战斗胜利结束。此次战斗,三五九旅共毙伤日军1000余人(含铜钱沟歼敌200余人),俘虏日军11人,缴获山炮和九二步兵炮5门,轻重机枪22挺,步枪300多支,战马200余匹,战利品摆满了12亩地。王震兴奋地说:“敌人给咱们三五九旅装备了一个炮兵营。”

  战后,三五九旅受到晋察冀军区的通令嘉奖。鉴于七一八团在上、下细腰涧歼灭战中的杰出贡献,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于5月20日,亲自给七一八团拟写了题为《永远保持并发扬平山团的光荣》的嘉勉令,称赞七一八团是“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

 
(作者:尹承文。单位:湖南省株洲市茶陵县历史与文化研究会)